手游交易平台7881(手游交易平台app)

发布时间:2023-05-25 11:17:36 | 更新时间:28分钟前
好玩手游网 > 游戏攻略 > 手游交易平台7881(手游交易平台app)

今天,是顽石互动的《契约2》不删档内测开启的日子。就在昨天,顽石CEO吴刚却高兴不起来。

1

随着手机游戏的迅猛发展,游戏内充值成为一个热点,目前中国区 App Store 上超过 70% 的免费联网手游都附带有内购项目,而一些热门手游的充值次数和数额也已经相当可观。由此,一大批手游代充服务纷纷登台亮相了。

在这场价格战中,不论最后是否会演变成“劣币驱逐良币“,唯一可以想见的是,无论商人、CP还是玩家都不会是最终的受益者。

在App Store上,笔者发现《热血传奇》手机版已经累积了2500多条的评论,其中很多评论字里行间都表达着玩家对于这款游戏的点滴回忆。一位玩家这样评论道:“曾经陪伴了多少个岁月年头的传奇再次回到身边,不知道现在的手游跟端游会有何不同,看画面的样子不错,期待进入游戏能找回当年的传奇感觉。”从评论可以看出不少玩家选择《热血传奇》手机版,是为了找回当年的感觉。

A

变化之术和火眼金睛绝对是一对互相克制的剧情技能,因为变化之术能够让玩家使用变身卡,但是火眼金睛却可以破除玩家的变身卡,效果破除变身卡时需要消耗的仅仅只是活力,所以在梦幻中就存在着一批破卡党,这些破卡党专注于破别人已经使用的卡片,尤其是高等级的怪物卡片,只是这种玩家如果被抓到后果一般都是很惨的,上面的这位玩家为了刷自己破卡成就破了几张高等级的卡片,结果被别人给抓住了。

但重运营的数值游戏也在退潮。有前腾讯互娱员工向AI财经社表示:这类游戏本质是无止境地消耗玩家时间,然后让玩家充钱,金钱换时间。不充钱的玩家则沦为土豪陪玩,本质上是个互联网产品,后续服务比玩法更重要。

上面的这位玩家就是通过这样的交易碰到了一个小姐姐,但是上面这两位玩家之间的交易并没有达成,因为想要买东西的那一位收到该物品之后给了这位玩家另外的一个回答,那就是他身上的钱不够了,身上的钱被他用去点技能,结果没办法支付这位玩家说过物品的费用,除非这位玩家愿意降低物品的价格,感觉这就是对方的一个套路呀,不过很多玩家都不会中这样的套路,甚至想让用这种套路的人去天台上跳下去。

随着手机对PC端的全面取代,移动互联网对公司信息化的各种碎片化冲击正在快速地、不可逆地汇聚成一股强劲的冲击波。比如,原本需要手工输入的ERP前端数据,在二维码技术的快速普及下,仓单(已经实现)、银行支付凭证(亟待互联网化)、电子发票(萌芽渐起),甚至合同(北京已开始用二维码全面推广“一日游”电子文本合同)等数据采集工作,均可以通过手机二维码扫描来实现。因此,企业级的移动互联网应该与传统的ERP部署有着极大的不同,轻型化、快速化、定制化等很可能成为新一轮IT应用的热点。

首先是所谓“增长速度换挡期”带来的风险。基于中国经济已处于从高速换挡到中高速的发展时期,如同汽车换挡一样,相应地,作为组成宏观经济的每个微观经济单元都会受到这一过程的一系列冲击和重新磨合。首当其冲的就是观念上的冲击,作为一个持续保持了30多年两位数增长的经济体,当增长速度下滑到7%甚至更低的程度时,习惯了以规模扩张为主要价值创造手段的中国企业,必须要学会在营业规模只有小幅增长甚至停滞的情境下,保持公司的持续运营,同时设法改善盈利能力。所以,这部分风险的应对之道要义在于观念的与时俱进,要试着容忍业务零增长甚至负增长,平抑组织内总想一下子反转经营局面的盲目急躁情绪也很关键。

《首席财务官》早在七八年前就深入论述过国内以新会计准则实施为标志的以簿记现代化为主的“新财务运动”第一阶段,尽管大量中国企业仍然处于核算型财务的原生态,但在以五部委联合推出内控指引为标志的“新财务运动”第二阶段中,更具管理主动性的预算及内控显然已经成为推进中国企业财务管理体系现代化的两大主引擎。

从上述这段我们曾多次引用的标准教科书描述中,可以引申出两个重要信息:第一,全面预算管理是从近代企业管理向现代企业管理跃迁时涌现的众多管理工具中的一种,同时代的还有科学管理、流水线、事业部制等;第二,作为一种90多年前诞生的管理工具,全面预算管理对于业务波动性的反应速度存在着相当的滞后性(因为其诞生之初的竞争环境与当下有着巨大差异),CFO必须要进行流程和工具的改良,以提升其适用性。我们曾在三年前完成的定向案例研究——“巧搭预算七孔桥”,尝试运用标准构件的方式对全面预算管理的漏洞进行修补,并提炼出“全局为上、打足‘提前量’、和衷共济,保持刚性、强化管控、从‘长’计议、二八法则”等七个标准构件。

事实上,我们可以把“超越预算”视为一套对传统全面预算管理进行系统升级和改良的管理工具。“超越预算”有一套实用性极强的六大程序原则:1、目标——设定旨在持续改进的目标,而不是固定的年度目标;2、报酬——报酬建立在衡量企业成功的相对业绩的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满足固定的目标值的基础上;3、计划——使计划成为一个持续的综合的过程,而不是一个年度事件;4、控制——以相关的关键业绩指标和业绩趋势为基础进行控制,而不是以与计划的差异为基础;5、资源——资源在需要时要可获得,而不是通过预算来配置;6、协调——要协调公司间的相互作用,而不是通过年度计划循环。

1918年美国会计师卡特·哈里逊第一次设计出一套完整的标准成本系统,而这一管理会计方法给了科学管理创始人泰勒以极大启发,并在其倡导的科学管理浪潮中得到大力推广。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战略成本管理才由英国学者肯尼斯·西蒙兹首次提出,而后战略大师迈克尔·波特提出了运用价值链进行战略成本分析的一般方法,战略成本管理才得以成为一门炙手可热的新兴会计学科受到广泛关注。经过一系列的迭代,1998年,英国教授罗宾·库珀提出了以作业成本制度为核心的战略成本管理模式,这种模式的实质是在传统的成本管理体系中全面引入作业成本法,关注企业竞争地位和竞争对手动向的变化,它甚至直接催生出一种崭新的会计岗位——战略管理会计。

我们还是来看一个令人脑洞打开的案例。业内翘首已久的万达商业终于在2014年12月23日在港交所挂牌,招股价定于48港元,根据文件显示,该公司公开发售超额认购约5.32倍,募集资金金额高达288亿港元,成为香港市场年内最大额度招股的公司。值得注意的是,万达商业地产此次48港元的招股价,相对资产净值折让约46%至54%,在香港上市同业中处于比较高的水平。其他大型房企中,中海外、华润置地及万科现价折让在20%至36%之间,其中中海外为20%、华润置地24.5%,万科则为36%。

当然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在招股说明书中,万达首次对外披露了其拿地成本。其中2011年~2013年,万达商业地产的平均土地成本分别只有1821元/平方米、1171元/平方米和1096元/平方米,这固然与万达拿地城市的结构有关,但在最近几年土地价格节节攀升的背景下,土地成本仍能逐年压低绝对是令同业刮目相看的事情。据兰德咨询的报告显示,万达近三年的土地成本仅占其平均售价的9.18%,这在行业内是一个非常低的水平。以龙湖为例,2013年其土地成本占平均售价的比例为18.2%,万科则接近25%,四成以上的房企超过33%,只有6.4%的开发商土地成本低于平均售价的10%。

招股说明书显示,万达商业地产2013年的净利润达248.82亿元人民币,要知道此前公开财报的房企中最赚的中海地产,2013年的净利润也不过230.4亿港元(约为181.97亿元人民币),不足万达商业地产的四分之三。

而对于以资金运营为主业的金融业来说,公司金融的本体特征就会更为关键和明显。三井住友海上火灾保险(中国) CFO郑永强坦承,“现在的企业在财务管理上最大的问题和漏洞就是资金管理。因此资金管理一直是我们工作的重点,将一如既往地做好三方面的工作。第一,确保流动性。保险公司最关注的是流动性,我们需要向客户提供最及时、最完善的保障,所以流动性是我们最重要的考虑。我们有资金系统严格的实时监控公司的现金管理和收支,同时预测公司未来的现金流状况,预测频率将从周调整到日,确保流动性没有问题;第二,安全性,风险可控。我们设立了信用评级模型和风险控制体系,专门评估分析交易对手的信用情况和投资风险,定期发布信用评级报告和风险评估报告,及时调整交易对手的信用额度和改变投资策略和投资组合,防范信用风险和交易风险,确保公司资产安全;第三,关注盈利能力。在确保资产流动性和安全性的前提下,我们通过多种手段确保资产的盈利能力。比如,建立投资资产组合模型,通过调整投资组合在风险和流动可控的前提下,确保投资收益维持在较高的水平。”

此外,需要提醒广大CFO的是,中短期内人民币出现阶段性贬值的可能性在显著上升,人民币汇率的变动由之前通过连续多年单向升值带给大批国内企业无风险收益的局面,正在变成一个需要锁定汇率防范黑天鹅式风险的巨大资金风险点。根据相关统计,2008年至2014年,受廉价的国际资本以及中国4万亿政策刺激,中国企业步入了快速海外举债的时期。截至2014年6月份的数据显示,中国境外银行债务敞口已经高达1.1万亿美元,债务余额全球第七位,新兴市场第一位,年均增速全球第一。

第三是所谓“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这主要是指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初期,中国实施了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现在这些政策还处于消化期。或者说,上述政策的正面效果正在减退,而其带来的负面效果则正在涌现。这其中有两个层面的风险,其一是货币发行量过大带来的流动性过剩却难以进入实体经济的顽症;其二是处于当时被刺激的主要行业(比如房地产、装备制造业等),由于意外的刺激政策所导致的企业生命周期曲线的变形,短期产能的急剧扩张、劳动力成本和资本开支的超常规扩大、坏账风险释放等等。这个往往也无法用传统的内控模型进行修正,而需要借助于关停并转等更强力的止血措施来迅速控制住局面的恶化。比如,链家集团CFO 田海涛在展望未来的内控工作时就明确表示,“链家集团主要面临两大财务风险:一是固定付现成本较高,包括门店成本和人工成本等,尤其是在市场下探幅度过大时会导致现金流紧张;二是在公司快速扩张时,如果进度控制不好,会导致资金消耗过快。”

第三是地方税收征管的弹性过大。去年底出台的《国务院关于清理规范税收等优惠政策的通知》,被视为国内传统税收筹划模式的终结。按照这一通知规定,地方政府通过税收招商引资的各种优惠将受到全面规范,将全面清理已有的各类税收优惠政策,各地区不得自行制定税收优惠政策,先征后返等减免土地出让收入等政策也将被强制取消。事实上,这是对税收筹划走向正轨的一个利好。因为地方政府税收征管弹性过大的话,极易导致那些较长周期的税收筹划方案的失效,而往往越长周期的税收筹划工作就越重要,额度也越大。因此,这种不确定性的消除,反而迫使越来越多的企业去研究自贸区、西部大开发等国家级税收优惠政策的应用。

当然,国内企业囿于纳税筹划的不见光心理,往往缺乏专职的税务团队,与更为专业的第三方机构合作的心态也不够开放。而随着税收法定的大前提形成共识、中央和地方分税制的重新调整,将纳税筹划变成“阳谋”的外在环境正在趋于阳光化,这是影响更为深远的利好。

因此,沟通能力、业务诊断能力、公司金融运作能力将成为实现蜂巢精益财务模型的过程中最迫切需要补充的复合型软技能。考虑到国内普遍的财务人员教育背景情况,上述三项能力的培养应该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而且需要大量借助第三方专业培训机构的支持。因此,CFO们要做好持续构建团队的长期心理准备。

作者:piikee | 分类:游戏攻略 | 浏览:23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