蛐蛐也疯狂神品的隐藏地方和蛐蛐也疯狂折相思

发布时间:2023-12-08 05:56:40 | 更新时间:13分钟前
好玩手游网 > 游戏攻略 > 蛐蛐也疯狂神品的隐藏地方和蛐蛐也疯狂折相思

作者 丹青飞狐(著名艺术评论家)

丹青飞狐第一次看到以画草虫见长的著名画家颜冽的作品时,立即被画面上栩栩如生的草虫吸引住了,在场的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惊叹:颜冽草虫,金陵一绝!

颜冽,号云谷山人,1948年生于南京。著名草虫画家。南京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硏究会会员、江苏省收藏家协会书画院特聘书画家。

颜冽的草虫画,不仅种类繁多,刻画入微,更是一改以花草为主,以草虫为辅的传统草虫画的表现方式,将草虫由配角转变为主角,使之成为画面的视觉中心,让生命的灵性得到释放,讴歌了生活的美好,表现出艺术的温暖和人文关怀。颜冽用兼工带写的画法,使细致入微的描写与浓墨重彩的大写意完美结合,高度概括与粗枝大叶相得益彰,使草虫画成为了中国画系列中让观者啧啧称奇的艺术神品。

颜冽草虫画

颜冽草虫画

蟋蟀,学名“中华斗蟀”,南京人叫蛐蛐。南京,古称金陵,是中国古典文化和风雅文化代表性的城市。南京人斗蛐蛐的历史可追溯到唐宋,不分王公贵族还是平民百姓,也不分老少。

传说项羽容易出汗,他把出的汗撒在地里,汗和土结合就生出了蟋蟀。蟋蟀就像楚霸王,最被看重的是它的斗士气概。蟋蟀遇敌必斗,伤重不降,哪怕对方是“虫王”、天王,还是要拼一口,即使头破血流,肝脑涂地,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生在南京,长在南京,从小斗着蛐蛐长大的颜冽,虽已是古稀,但他每次画蟋蟀时,依然掩不住儿时斗蛐蛐的快乐,他说:“画蛐蛐,当然要画出蛐蛐‘不是将军打一世’的神威。”

颜冽笔下的蛐蛐,圆头粗腿,身骨硬朗,筋肉饱满,纹理秀挺,不可一世的霸王蟀,在颜冽爽劲利索的笔墨中跃跃欲试,虎虎生威。

颜冽草虫画

颜冽草虫画

蝉,在文人的眼中,不仅是叫声响亮的秋虫,更是居高声远的高士,历代画家都喜欢画蝉。北方的蝉与南方的蝉不同,北方的蝉多在深夜孤独地鸣叫,南方的蝉叫起来就像城市的灯火一样,热烈而欢快。在南京,蝉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知了”。因夏季炎热而被喻为三大火炉城市之一的南京,“知了”的品种很多,健壮且善叫,从五月立夏一直要叫到十月深秋。

颜冽笔下的“知了”,用笔周到细致,丝丝入扣,维妙维肖,通体发亮,金身厚背薄翼,简洁俊朗逸韵,健硕而润泽。正如唐代文人虞世南所言:“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颜冽草虫画

颜冽草虫画

颜冽的草虫画,以形写神,用笔精熟畅快,线条明晰,转运自如;构思精巧神妙,格调雅致高逸,布局灵秀多变,色彩柔和谐调,画面生动逼真,特别是能在情景交融中展现出草虫转瞬即逝的情趣,令人拍案叫绝。

颜冽画的草虫品种非常丰富,不仅有好斗的蛐蛐,爱叫的知了,善飞的蜻蜓、蝴蝶、蜜蜂、天牛,还有蜘蛛、蚂蚱、螳螂、蛾、蝼蛄、蝗虫、灶马、水蝽等,以及儿时记忆中的“油葫芦”、“花大姐”、“水牯牛”、“叫油子”、“金壳郎”等。在颜冽的笔下,这些草虫都变成了设色雅丽、姿态各异、通灵超逸的宠物。它们不悲凉萎靡,不儒弱沮丧;它们生机勃勃、活力四射;它们或飞翔、或蹦跳、或搏击、或鸣叫……蹦者挺身可见腾跃、飞者振翼如临风声、鸣者开嗓频奏欢歌。每一笔,每一画,无不凝聚着画家对弱小生命的爱怜和对童年生活的回味。

颜冽草虫画

中国画虽说是无所不画,但也多局限于“能品”。变“能品”为“神品”,当属草虫画。草虫题材在中国画的审美体系中,显现出独特的魅力。宋元以后,许多花鸟画家也喜好画草虫,但涉及的草虫种类并不多,流传下来的神品更是少之又少。

物以稀为贵,颜冽草虫画的关注度持续走高,作品受到人们的喜爱和收藏家的青睐。

颜冽草虫画

在人类的绘画史上,见什么画什么并不难,画什么像什么也不难,难的是神形兼备,难的是妙趣横生,难的是将一种题材推向出神入化的境地。颜冽在半个世纪里,专攻草虫画,兢兢业业,精益求精,把自己擅长的草虫画做成了“绝活”,形成了特有的个人风格,独步画坛,观者叹服:“金陵一绝!难得一见!”

提笼遛鸟已有数千年文化史,坊间爱好者无数,成都鸟市也在这几十年里兴起、繁盛。由此而来的野生鸟类非法捕捉贩卖,以及非人工养殖鸟类混卖等问题一直让相关管理部门十分头疼。

8月1日到9月1日,成都市全面禁止售卖画眉、八哥、鹩哥三种鸟类。专项行动结束后,9月1日起,鸟市商家引进和销售画眉、八哥和鹩哥,需确保能溯源人工繁殖种群后依法审批。

11月12日,专项行动启动3个多月后,记者走访成都青羊鸟市发现,过半以售卖笼养鸟为主营项目的店铺关门停业。成都野保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成都这三种鸟类的人工繁殖尚不完善,市面上大多在售鸟类都属野生鸟类非法贩卖。“市场需要阵痛期,来进行自我进化和整改。”林业部门专家估计,整个成都画眉等三种鸟类进入人工繁殖合法出售并支撑市场需求的良性循环,还要两年时间。

现状/

鸟市很冷清 过半“鸟卖家”停业

每逢周三周日,是成都青羊鸟市的“小场日”和“大场日”,各个县区的流动商贩提着鸟笼、蛐蛐来到这里。有的赶场人提着鸟笼,转几次车,除了买卖交易,更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图着和同好们聚聚,摆摆龙门阵。

11月5日上午,鸟市“元老”李大爷像往常一样早早开了张,半开的卷帘门里,错错落落挂了10多只鹩哥,歪着头看着李大爷待客。

上午10点过,他迎来一个老主顾。“老张来了哇,坐坐坐。”李大爷今年78岁,在青羊鸟市做了45年生意,主营鹩哥,是这里元老级的商家,许多主顾都是老面孔。

“莫得鹩哥卖哈,买点鸟食还可以。”最近几个月,李大爷觉得有点寂寞。前后左右好几家店铺关了门,逢场日,鸟市的主顾也日益减少。“从8月开始禁售鹩哥、画眉和八哥,好多铺子撑着观望了几个月,撑不住就陆续关了门。”

青羊鸟市负责人唐先生介绍,整个青羊鸟市161家商户里,有41户主营鸟类出售。10月底是季度末,收下个季度租金时,许多老商家选择了离开。

“41家店铺,这三个月走了22家。”翻开名录,唐先生对所有的商家都很清楚,“这几家卖画眉的、这几家主营鹩哥……这家还没走,过几天就要收摊了。”

禁售无限期 成都鸟市迎最严“限售令”

青羊鸟市这三个月的暗流汹涌,始于成都6月份出台的“禁售令”。2017年6月,成都市林业和园林局组织野生动植物保护处、市森林公安联合发布通知,开始在全市范围内集中开展专项行动,对相关问题进行清查和查处。这次行动中最引人注目的措施是:8月1日到9月1日,成都市禁止售卖画眉、八哥、鹩哥三种鸟类。

9月1日后,根据市场调查的结果和反馈,成都野保等部门决定将“一月限期”延长。“本来预计的是9月1日起,鸟市商家引进和销售画眉、八哥和鹩哥,需确保能溯源人工繁殖种群后依法审批。但调查后发现,这一措施(禁售)有必要继续延长。”成都野保部门相关负责人谢先生表示,9月22日,成都市林业和园林管理局发布了新的情况通报,“继续停止没上‘身份证’(活体闭口脚环)、不能溯源人工繁育的画眉、八哥、鹩哥的经营类行政审批。也就是不能卖。”

溯源/

画眉、鹩哥和八哥 全城人工繁育单位仅1家

成都市林业部门的这一决定,鸟市商家们大多不太理解。“成都人耍点画眉八哥,养花养鸟打发日子很正常嘛。怎么就不能卖了?”鸟市商家闵先生在质疑的时候也也坦然承认,目前成都市面上的画眉、鹩哥和八哥,人工繁殖的不能满足市场需求。

但从数据来看,这三种鸟人工繁育的现状,远不止“不能满足市场需求”这么简单。在今年6-9月开展的专项行动中,成都林业部门发现,全成都开展人工繁育画眉和鹩哥的单位仅有1家。“就这一家,都是养殖规模较小,还没加载活体标记,也就是没给鸟上身份证、无法溯源证明是人工养殖的那种。”谢先生说,整个成都没有一家单位和个人进行八哥的合法人工繁育,“这种状况下,市场上那么多的画眉八哥鹩哥哪儿来的?绝大部分都是非法出售野生鸟类。”

那么有没有可能,商家们从外地进货呢?以李大爷为例,大部分鹩哥都从外省购买。“我们对其他省市也进行了调研了解,目前全国基本都是这样的状况。大规模人工繁殖画眉八哥鹩哥,基本还没成为现实。”谢先生说。

破局/

画眉、八哥、鹩哥 预计两年后人工繁育产业成熟

此次措施出台,对成都鸟市影响巨大。对此,野保相关专家认为,市场的反馈,侧面说明了整改的力度和效果。

“所有的野生鸟类,都属于保护动物。”成都野保部门相关负责人谢先生说,这一次成都全市范围内,针对这三种鸟采取的措施,是深思熟虑和大量的市场调研下进行的,“售卖野生鸟类是违法的,该禁就要禁。”

作为四川主要的笼养鸟种类,画眉、鹩哥和八哥的禁售,将对成都“玩鸟一族”带来什么影响?“从长远来看,我们认利大于弊。”谢先生说,目前,成都已经有商家开始针对这三种鸟进行科学的人工繁育尝试,现状推进顺利,“2年左右,成都合法规范的人工繁殖画眉、八哥、鹩哥产业成熟后,现状自然得到缓解。市场需要规范,阵痛在所难免。”

鹦鹉售卖放开 成都11家单位和个人取得繁育许可

禁售三种鸟类的同时,成都野保部门对于鹦鹉售卖的限制则相对放开。“全成都已经有11家单位和个人,取得鹦鹉类人工繁育许可。”谢先生说,在鹦鹉领域,人工繁育技术已经成熟,规模较大,繁育出来的小鹦鹉也已经都戴上了脚环身份证,“措施本身,也在引导市场消费者理性消费。如果仅仅是需求催生了市场就要满足,那野生动物如何保护?”

对于这一措施,四川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冉江洪认为,野生鸟类被捕猎、贩卖,是影响了自然界的平衡的。“有人认为,某些鸟类很多,没有灭绝,就可以捕猎,这是错误的。”冉江洪说,自然界的每一个个体都参与了食物链,一个物种被人工干涉,则整个链条都会受到影响,随着经济的发展,人类对野生动物的影响日益巨大,而伤害动物的行为没有得到遏制。

志愿者调查日记/

成都的护鸟志愿者从8月1日开始多次调查,对黄田坝鸟市监测,以了解禁售令后鸟市的详细情况,以下为调查记录:

8月1日 禁售日第一天

鸟市上卖野鸟的店面几乎都关完了,只剩几家卖人工繁殖的鸟的店开着,其它卖鸟笼鸟食的店面开着。

8月6日 赶集日上午

专卖画眉的的店基本都关门停业了,有些店以前养满画眉的排笼可以看到是全空的,鸟市外地摊一条街摆地摊的比较少,卖野鸟的在鸟市店面区和摊位上出现了一些,画眉、八哥、鹩哥基本看不到。

8月13日 赶集日上午

卖野鸟的出现多了一些,绣眼,相思,四喜,金翅雀,红尾水鸲等野鸟仍然在鸟市店面区和摊位上卖。摆地摊的多了不少,画眉、八哥、鹩哥在地摊上偶有所见,其它店面商家里看不到。

8月27日 赶集日上午

以前专卖画眉的商家关闭了超过有十家,除此鸟市里卖野鸟的店面商家数量总体比8月1日前少了一些。鸟市外面地摊一条街恢复到和以前一样多了,画眉、八哥、鹩哥在地摊街上常见,但保有数量不大。发现了一家半闭门偷卖画眉的,一家偷卖鹩哥的,已上报市林业局野保处。

9月3日 赶集日上午

鸟市内店面商家除了无禁售鸟之外,野鸟贩卖也比8月前要好一些,地摊区同样维持着较高的人气,整体情况和8月27日差不多。

10月1日 赶集日上午

逢国庆节,鸟市人气较高,巡查了一遍,店面区无禁售鸟。

封面新闻记者 杨雪 见习记者 戴竺芯 摄影 杨涛

作者:piikee | 分类:游戏攻略 | 浏览:17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