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手游千变万化怎么获得还有梦幻西游手游千年老鼋

发布时间:2023-12-08 02:48:00 | 更新时间:46分钟前
好玩手游网 > 游戏攻略 > 梦幻西游手游千变万化怎么获得还有梦幻西游手游千年老鼋

花果山又开始火了?

大家好,我是爱玩游戏,喜欢分享故事的小灵。在《梦幻西游》手游中,花果山自上线以后一直热度不断,更是成为了顶尖老板的最爱。后来经过削弱后,就没有那么强势了。

不过随着巅峰联赛的开赛,一时间神威组别的攻防套路也出现了巨变,仅数周时间就冲破了神威组别原有的打法体系。目前大量神威等级物理又开始转入了花果山门下。

截止5月6日,巅峰联赛常规赛前三名的队伍中均出现了花果山的身影。那么花果山究竟为何会成为如今的版本答案呢?下面就让小灵带你去了解一下原因吧~

完全体星石普及带来的影响

早在2021年底,随着门派调整的到来,伤害全方位提升的花果山就掀起了一阵转门派的浪潮。但由于彼时星石系统还未到来,整体打法节奏更偏向于防御清宠,因此这股浪潮很快就消失无踪,花果山也未能取代月宫成为主流物理。

当时门派调整内容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当时间来到四月份,当10级的完全体星石逐渐普及,召唤灵的伤害也来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有进无退的全新版本就此到来。

与此同时,巅峰联赛S4赛季常规赛的开启更是用实战证明了“有进无退”打法思路的正确性。在4月27日山清水秀对阵时空之隙的比赛中,选择传统防守思路的时空之隙连续两战失利。

在山清水秀的进攻狂潮面前,传统耐点打法的时空之隙败下阵来

在此情况,时空之隙指挥临时调整打法,彻底摒弃了传统的耐点打法,转而使用鸟阵高速冲刺

戏剧性的是,在前两战中阵法未被大克从而失利的时空之隙,却在最后一战顶着阵法大克推平了对手。

经此一战之后,传统防守打法不适合版本的弊端展露无遗,无人再怀疑对攻打法的正确性,而花果山显然就是最适合进攻打法的物理门派

当前版本花果山相比月宫的优势所在

此前偏防守清宠的版本,月宫因其不错的抗性灵活多变的操作性成为了最热门的门派,但随着版本进入对攻阶段,玩家对于物理的需求也发生了变化。

在无论怎么耐都会被无情击杀的当前版本,玩家对物理的要求只有两个字——“输出”,而输出包含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本身输出高,这点花果山当之无愧,毕竟花果山是多段输出型门派,只要能触发如意金箍棒的追击,那花果山就必然是输出最高的物理门派。

如果再得到一些运气加成,在金箍棒追击完成击杀后触发经脉神通广大,花果山更是有机会凭一己之力就摧毁对手五人防线。

二是能出手,毕竟再高的输出出手不了就都等于没有,而对于出手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速度。在当前这个开局速度几乎就等于全场速度的版本,拥有着独有的提速技能“千变万化”的花果山在速度方面自然得天独厚。

在双方物理速度接近的情况下,通过羽云仙子变身进行额外提速的花果山必然能够抢到物理速度。既然大家都站不住,双方物理谁的速度更快,谁就能压死对手。

在这种版本需求和自身门派特点无比契合的大环境下,花果山的崛起也是情理之中。

以上便是当前版本花果山崛起的原因,你觉得这股花果山热潮能够持续多久呢?欢迎在评论区分享你的看法

上个月24号传来一个不幸的消息,目前全球唯一一只性别确认为雌性的斑鳖,在同莫湖(Dong Mo Lake)去世。自此,确认仅存的斑鳖仅剩下两只,分别是苏州动物园饲养的一只年迈雄性,以及越南春庆湖(Xuan Khanh Lake)中一只性别不明的个体。斑鳖的灭绝似乎已经步入倒计时,但在此之前我们还是有必要去了解它的前世今生。

01

通天河老鼋究竟是什么

东亚地区是鳖类的起源中心,化石记录能追溯到距今1.5亿年的晚侏罗纪。而斑鳖的起源与青藏高原的形成密切相关,渐新世的青藏高原海拔要比如今低得多,气候也较为温暖湿润,斑鳖的祖先畅游在此时东亚到中东一带遍布大量广阔巨湖中。

但在随后的岁月里,随着青藏高原逐渐隆起,气候也俞发干旱,再加上一些连带的地质运动,斑鳖的祖先被迫分居两地,一支向西来到两河流域,并演化成幼发拉底河鳖 (Rafetus euphraticus);另一支则向东来到长江流域,其后代便是斑鳖(Rafetus swinhoei)。而在更新世的某个时期,因为地质运动造成长江短期改道,一部分斑鳖迁移到红河流域,形成了独立的红河种群。

上为幼发拉底河鳖,下为斑鳖

图源:University of California;BerkeleyJoel Sartore

作为中国本土物种,浩如烟海的古代典籍中,自然不乏斑鳖的身影出没。在古代斑鳖常被称为“癞头鼋”,得名于头颈部酷似“小疙瘩”的黄斑。斑鳖顶着癞头鼋这个名字,在四大名著都有登场,像《西游记》中驮着唐三藏师徒过通天河的老鳖就是它;《红楼梦》里面贾宝玉为了哄林黛玉就说过:“若有心欺负你,明儿我掉在池子里,教个癞头鼋吞了去”,以及古本《水浒传》第二十二回的标题“癞头鼋乡里逞豪强”。

小时候真的好奇什么东西能驼动这么多人

也不仅仅是文学作品,在一些器物中也有斑鳖的形象。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有一件商代晚期的“作册般鼋”。鼋背铸铭文 4 行 33 字,记述丙申日商王行至洹水,射鼋,商王射1 箭,作册般(商代末期的重要史官)佐射3箭,全部命中,商王将射获的鼋赐给作册般。

被生活背刺.jpg

在古汉语中,如果鳖大到一定程度,则称之为“鼋”。而斑鳖在很长的时间里,都被古人视作鼋的一种,古代并没有成体系的博物学,古籍中的名称不等于学名。其实古籍中很多的“鼋”,仔细联系上下文,就会发现十有八九都是斑鳖。

斑鳖其实与真正的鼋(Pelochelys cantorii)有着很大的差异,斑鳖的鼻吻部短而突出,头部轮廓明显,而且有着明显的黄斑;而鼋却头部扁平、身形浑圆、颈部肥厚,不具斑点。青铜器作册般鼋的外形轮廓,比起鼋,显然更类似于斑鳖。

鼋是真的圆,甚至感觉有点好rua

图源:restorespecies.org

02

您到底叫什么呢?

虽然几千年前的中国古人就认识到斑鳖的存在,但真正对斑鳖进行系统性研究还是要等到近代由西方学者开始,并且也是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早期错乱的分类所导致的,据不完全统计斑鳖的曾用学名多达16个。

给斑鳖上“户口”最早可以追溯到1873年,英国动物学家约翰·爱德华·格雷根据在上海所捕获的样本,命名为斯氏鳖(Osaria swinhoei),种加词纪念著名博物学家罗伯特·斯文豪。

他还是“海狮科”的建立者

而后在1880年,法国传教士韩伯禄根据产自上海黄浦江和苏州太湖的几件斑鳖标本,建立了Yuen属,属名正是汉语的“鼋”。韩伯禄是一位“分类狂魔”,仅根据标本的细微差异,就将斑鳖一分为五。

这荒唐的分法自然遭受到学界的质疑,1889年英国动物学家乔治.博伦格认定Yuen属为无效属,但却错误到把斑鳖归到了寻常的鳖属(Trionyx)。但不久之后的1893年,斑鳖又移到了中华鳖属(Pelodiscus),也就是和日常吃的一些甲鱼归到一起。而1935年出版的《中国爬行动物志》中,美国动物学家克利福德·蒲柏更是将斑鳖视作中华鳖(Pelodiscus sinensis)【注:最常见的养殖食用品种】的同物异名。

就是吃了流鼻血的那种

图源:hongkongsnakeid.com

“斑鳖不过是超级大的可食用甲鱼”这个明显的错误,在此后半个多世纪内被不假思索的沿用,直接导致斑鳖长期被社会各界所忽视。终于在1988年迎来转机,美国两名动物学家在进行了多次研究后,正式确定了其独立物种的分类地位,正确归到了Rafetus 属(后中文名规范为斑鳖属)。到了2006 年,中国学者赵肯堂先生正式确定“斑鳖”为中文正名。

尽管屡屡被错误归类,但斑鳖绝对是整个鳖科独树一帜的存在。首先,就是它们傲人的庞大体型,成年斑鳖背甲长度可达1m以上,体重超过100kg;实测最大的斑鳖是越南著名的龟祖(Cụ Rùa),这头老年雄龟其标本全长近2m,体重近170kg。虽然极限大小略小于马来小头鳖(Chitra chitra),但考虑到斑鳖长期缺乏研究,已知的样本十分有限,有理由相信斑鳖的体型其实是有明显缩水,也许《西游记》里能托人过河的“老鼋”还真不是作者刻意夸张!

Cụ Rùa本尊,也不知道是不是吴承恩真见过

图源:southphillybar.com

斑鳖的习性也完全不同于常见的鳖类,大部分鳖都是天生的伏地魔,喜欢把自己埋在沙石中,只露出眼睛和鼻子,一动不动的静候几个小时,守株待兔偷袭路过的猎物;而斑鳖则活跃的多,选择主动出击,在大江大河的深水区追猎。因此,斑鳖对生境有着特殊的偏好,尤其喜爱多条支流交汇的水域。通常而言,河口带会形成大片深水区,意味着丰富的食物及更多的沙洲。

没点本事怎么长那么大

图源:zoochat.com

03

如此神兽缘何消失!

行文至此,我们不禁要发问,斑鳖这个历史上曾广布于南北各大水系,在各类古籍中频繁出现,“鳖”丁兴旺的家族,是如何走到如今这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绝境?

颇具讽刺的是,斑鳖如今的境地几乎都是近代以来的人祸造成的。

去苏州看看现在能见到的最后两只斑鳖之一吧

在传统文化中龟鳖向来是一种疗养佳品,一直是野味滋补的重灾区。但民间一直对巨鳖等灵物有“千年成精”的迷信,因此很少主动捕杀成年斑鳖,即使偶然误捕也会选择放生,以祝祷平安。可外型酷似中华鳖的亚成体斑鳖及鳖卵并不在禁忌范围内,常被捕捉食用,严重影响到种群的延续。

相比人为捕食,真正让斑鳖几乎灭绝的根本原因是栖息地的破坏。斑鳖本就是对生存环境要求极高的生物。然而近几十年来,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与人类活动的全面深入,众多水域遭到污染,诸多船只掏泥挖沙,众多水域被开垦成农田或果园……

红河上游主干元江,可能的斑鳖栖息地

可悲的是,大众对斑鳖的保护行动或许来得太晚了。先是长期混乱而错误的分类,直接影响了一系列基础研究,而当这一问题解决时,斑鳖已经错失了保护的最佳时期。最典型的,上世纪各地动物园和寺院的放生池曾经是斑鳖的庇护所,然而这些斑鳖却被当作寻常的鼋鳖饲养,一个池子一大群。殊不知斑鳖这种擅游、活动范围大的动物,有着很强的领域性,可谓“一湖不容二鳖”,本该为种群延续做出贡献的无数斑鳖就这样死于与同类的“无意义”内斗。

让人家多自己待会儿吧

而等本世纪初斑鳖保护工作缓步启动之时,野生的斑鳖几近“归零”,有据可查者仅有 2 只且都在越南,还剑湖 1 只雄性、春庆湖 1 只雌雄不详。人工饲养的斑鳖也屈指可数:上海动物园 1 只雄性、苏州西园寺 2 只雌雄不详、苏州动物园 1 只雄性。

而其后便是保育计划的接连失败:2006年年底,上海动物园的斑鳖死亡;2007年8月,苏州西园寺的2只斑鳖,一死亡一失踪;2016年1月,越南还剑湖的斑鳖死亡;2007 年初,长沙动物园意外确认园养的1只是雌性斑鳖;2008年5月被送至苏州动物园,欲与那里的雄性斑鳖配对。无奈经国内外专家团队十余年试验,未果,于2019年4月死亡;而在2020年10月,越南同莫湖新发现的那1只雌斑鳖也在上个月24日不幸离世……斑鳖的灭绝似乎已成定局。

送到苏州的那只雌性斑鳖

未受精斑鳖卵

朱鹮、蓝岩鬣蜥绝处逢生的奇迹会降临在斑鳖身上吗?很遗憾的说,希望渺茫。“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不仅仅是斑鳖,我国35种原生龟鳖其生存状况都不容乐观,砂鳖、小鳖、东北鳖,这些曾经混淆于“中华鳖”名下的隐存种,正在重复斑鳖的故事。只有保护好眼前濒临灭绝的龟鳖,才能告慰斑鳖的在天之灵。

撰文 | 谢翃瀚

部分图片 | 图虫创意

微信编辑 | 赵之遇

作者:piikee | 分类:游戏攻略 | 浏览:17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