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游戏233乐园(天堂游戏乐园)

发布时间:2023-12-05 05:36:09 | 更新时间:21分钟前
好玩手游网 > 游戏攻略 > 网页游戏233乐园(天堂游戏乐园)

半年前湖南湘潭的王先生因工伤截瘫入院治疗,花费了60万的医疗费,仍在医院治疗的他却从家人口中得知一个消息,9岁的儿子小杰(化名)近日因为在“233乐园”游戏平台充值了2万多元,又加重了家庭的经济负担。

王先生称,小杰今年9月份左右就曾经在平台上充值过2000多元,被家人发现后向平台申诉,平台退还了一半,但要求家属签订了协议,协议中约定如有再有充值行为,视作监护人同意,不再申请任何退款。

王先生通过今日头条“长沙频道”找到潇湘晨报晨意帮忙记者反映,平时儿子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在提交第一次退款申请后,后来孩子奶奶接到了花呗催款信息,经过查询才知道,孩子通过支付宝也充值了18000多元。但此后联系平台退款,平台不再受理。

潇湘晨报记者联系到233乐园游戏平台的主体公司北京龙威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对方回应,经内部核实,家长首次申请退款成功后,账号已关闭充值功能。还有订单未退款是由于家长首次计算退款金额有误,没有一次性申请退款,属于家长遗漏的部分,接到记者反馈后公司已经联系到用户,客服会协助用户补充订单。

回应称,用户首次以未成年人充值为由向平台要求退款的,平台会与用户签署承诺函,承诺函里面约定监护人应当承担相应的家长责任,如果因为家长监管不力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况,公司不予退款,希望家长都能保护好手机以及相应的支付密码。

父亲因工伤截瘫入院,9岁儿子玩游戏3个月充值2万多元

王先生今年34岁,是湘潭人。在今年5月份,他在贵州某隧道工地工作时,被工程车压到造成脊椎粉碎性骨折,入院诊断为截瘫,后来转回长沙进行治疗。

王先生说,入院治疗后已经花费了近60万医疗费用,目前他在卧床不能行走,大小便都需要人照顾,经济压力也非常大,但几天前,他突然从家人口中得知一个事情,让他心里更加郁闷——9岁的儿子在几个月内向一个名为233乐园游戏平台充值了2万多元。

王先生说,他在几年前已经离异,儿子目前和60岁的奶奶在娄底生活,爷爷则在医院照顾他。其实,在今年10月份,儿子就已经被发现了曾向233乐园游戏平台充值过。

据孩子奶奶向王先生讲述,当时她在微信查电费缴费信息时,查看微信账单发现异常情况,于是找人查看,才发现这个微信账号曾向233乐园游戏平台多次充值,总额为2004元。

奶奶将小杰打了一顿,因为担心王先生生气,没有将此事告诉他。她自己不太懂网络,找来小杰的表哥,向平台主张退款。最终通过申诉,平台同意退还一半款项1002元,这笔款项在11月初到账。

但几天前,奶奶突然接到了花呗的催款信息,称她有400多元逾期未还。奶奶找人询问后,才得知这笔款项也是向233游戏平台充值产生的,同时,查询发现,她的支付宝账号10月底前向该游戏平台充值了18000多元。

王先生说,因为家中只有孩子奶奶和孩子一起生活,小孩做作业需要用到手机,就使用奶奶的手机,这些充值也都是通过奶奶的手机操作。因为奶奶自己身上有病,记性也不好,手机锁屏密码和支付密码都一致,所以很容易被小孩破解。

第一次申请退款后发现还有充值18000多元,平台以签署承诺函为由不退款?

王先生说,实际上,在第一次退款后,奶奶以为微信账户里没钱了就没事了,但没想到孩子用支付宝账户以及绑定的银行卡中也进行了充值,一共有18000多元。其中包括支付宝余额4000多元,绑定银行卡14000多元,花呗400多元。

王先生奶奶说,这18000多元绝大部分是在第一次申请退款前小杰已经用支付号账号充值的,还有小部分是在申请退款之后小杰再次利用支付宝进行充值的。

记者查看王先生发来小杰此前的支付记录,其中每次支付的金额为几元到几百元不等,都是用来购买游戏的虚拟货币或者道具,时间跨度从8月份到10月29日。

小杰说,他之所以在第一次退款时没有将在支付宝充值的情况告诉家人,是因为怕奶奶骂他。

王先生说,孩子奶奶平时并不会使用支付宝,银行卡是他之前帮忙绑定的,没有短信提醒功能,银行卡中的1万多元是他的前妻此前转来的小孩的生活费,因为他和前妻多年没有了联系,生活费都是前妻直接转给孩子奶奶,而这一笔钱前妻此前转账后并没有告知奶奶,所以奶奶实际也不知情。

王先生得知此事后又要小杰的表哥立即联系了233游戏平台,但对方答复之前小孩的家长申请退款时已经签署了一份承诺函,承诺函中约定,如果再有充值行为,就视作监护人已经同意,不再申请退款。

沟通记录显示,对方客服回复称,“承诺函上写的很清楚,无法受理二次退款”。

小杰的表哥告诉潇湘晨报记者,他10月15日第一次申请退款时就是通过233游戏平台的QQ客服提供的退费链接,提交了材料,在此过程中,对方引导他填写了一份《承诺函》。

《承诺函》中写道,小杰在“在使用我的世界、蛋仔派对、迷你世界、全民枪神边境王者 (游戏名称)游戏服务中充值人民币 2004 元。”公司“已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及监管政策要求严格落实未成年人防沉迷系统及实名认证,前述充值行为非公司原因导致,系本人及本人孙子女的其他监护人未尽监护义务,未妥善保管身份证件信息和游戏平台、支付平台、银行卡账户的账号密码导致。公司基于对本人的信任及对未成年人的关心,与本人就上述游戏的退款事宜协商一致,退款金额 1002 元。”

其中第5条写道,“自本承诺函签署之日起,发挥家长的监护作用,引导其健康科学地使用互联网和游戏。同时,本人也将妥善保管好手机、支付账号等社交及支付工具密码,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如本人子女再次利其他账号在游戏中消费的,视为经过了本人及本人子女的其他监护人的同意,本人及本人子女的其他监护人、支付宝/微信/QQ钱包显示的充值主体均不会向贵司索取任何退款或补偿。”

孩子奶奶打印签署这份文件后,小杰的表哥将其拍摄上传给了平台。

小杰的表哥说,在他申请为小杰进行退款时,发现小杰的账户未进行实名认证。但记者在11月15日查看该游戏账号实名认证信息,认证信息为小杰奶奶本人的。

潇湘晨报记者在下载了233游戏平台后发现,进入平台界面后,会弹出要求实名认证的提示框,但记者随意输入了一名测试者的身份证号,并通过了实名认证。这也让王先生质疑,这种实名认证实际上很容易被绕开,只要随便找一个身份证号就可以通过认证,而不像一些游戏一样需要人脸识别。

平台:承诺函约定家长要负好监护责任,此前退款有遗漏已安排专人处理

233乐园官网信息显示,该平台隶属于北京龙威互动科技有限公司,“搭建广大开发者和千万游戏爱好者沟通交流的桥梁”。

11月15日,晨意帮忙记者联系了北京龙威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对此事作出回应。回应称,该公司是按照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要求要进行防沉迷实名制,他们是第一批接入国家实名认证系统的公司之一。目前市场上所有网络游戏和平台都是用该方式,公司没有违反相关法律规定。

回应称,该司的用户协议里也有关于未成年人使用该App需要经过监护人同意。而且,平台账号是必须实名的,不进行实名无法充值。

回应称,经内部核实,家长首次申请退款成功后,账号已关闭充值功能。还有订单未退款是由于家长首次计算退款金额有误,没有一次性申请退款,属于家长遗漏的部分,公司已经联系到用户,客服会协助用户补充订单。

用户首次以未成年人充值为由向平台要求退款的,平台会与用户签署承诺函,承诺函里面约定监护人应当承担相应的家长责任,如果因为家长监管不力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况,公司不予退款。希望家长都能保护好手机以及相应的支付密码。

回应称,家庭对未成年人成长过程中的教育功能,是其他任何机构、人员、场所都无法替代的。需要做到“六位一体”,即需要家庭、学校、社会、网络、政府和司法的共同努力。 家庭对未成年人健康成长起着基础性、决定性的作用,希望能客观看待家长监管和平台责任的问题。

既然第一次申请退款后已经关闭充值功能,为何后续还进行了充值?该公司补充回应到,家长首次申请退款,款项原路退回后,申请退款的账号已关闭充值功能,关闭充值功能后,该账号是无法再次充值的。用户遗漏的订单对应的充值账号,还需要等用户补充订单后,工作人员才能确认是用户之前同一个账号遗漏提交的订单,还是新的账号充值的。

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刘明表示,根据《民法典》第145条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的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年龄、智力、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有效;实施的其他民事法律行为经法定代理人同意或者追认后有效。9岁的小杰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使用手机给游戏进行大额度充值,属于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的民事行为,且事后并未得到其监护人的同意,该民事行为为无效行为,作为监护人的父母可以要求游戏公司退款。

协商不能的话,家长可以起诉到法院,能否全额退款成功取决于是否能够提供充值行为是小杰自主行为的证据。至于平台要求签署承诺函,并就退款进行进行协商以及就再次发生此类事件如何处置进行约定,具备法律效应,签署后家长应切实负好监护责任。

刘明表示,如有在第一次申请退款时还有部分充值记录遗漏,承诺函中没有约定的情况,家长可以再次主张。如果第一次申请退款后,小孩又利用其他账户进行了充值,应该视作家长没有履行监管责任,再主张退款很难获得支持。

潇湘晨报记者 曹伟

有困难向今日头条长沙频道找【头条帮忙】反馈,潇湘晨报记者会第一时间跟进解决。

【版权声明】:本文首发在【今日头条】,著作权归【潇湘晨报】所有。

新闻线索爆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晨视频”客户端,进入“晨意帮忙”专题;或拨打晨视频新闻热线0731-85571188。

作者:壹号情感

原创作品,抄袭必究


在横店这个小镇上,四处可见坐在路边吃盒饭的人,也有在马路上踱来踱去四五个小时的人,大多数都是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群演,为了追逐一个影视梦,不惜背井离乡。

有些人甚至已经达到了疯癫的状态,街上总会出现一两个不怕被车撞的人,呆呆着望着远方,大都是为了拍戏疯掉了。

这个被誉为“中国好莱坞”的影视基地,走出了不少电影电视明星,所以才成为了很多年轻人追逐梦想的基地。

在这里,大多数人都不是学表演出身,更别提学历和北京了,就是抱着一腔的热血,以及不怕吃苦的劲头而来,每天能接到群演的戏就已经很开心了。

《我是路人甲》中有句话说得非常激励人心:生活绝对不会亏待任何一个有理想的路人甲。

我想说的却是,写出这句话的人或许并没有真正成为过路人甲,哪怕你再努力、再勤奋,在横店这个地方也很难有出头的机会。

生活是现实的,群演的工作自然异常的艰苦,把来了许久的人和初来乍到的年轻人做对比,你会发现他们之间的精神面貌完全相反,一种是目光呆滞,一种是自信昂扬。

这个时候,有的人就会选择放弃,寻找新的出路,而有的人则会坚守阵地,把这里营造成了一个懒人的天堂,光棍的乐园,疯子的天堂!

懒人的天堂:与生活脱轨,成为了不动脑子的“躯壳”

演员,看上去是一个光鲜的职业,但群演称得上演员嘛?或许,只能算是一个临时工,和我们所看到的明星有着天壤之别。

当然了,群演也是有划分的,工资和要求自然也不一样,而对于最基础的群演来讲,自然也就没有什么要求了,比如演路人、死尸,基本上都是按天结算,和上学时候的兼职没有区别。

还有比群众演员高一级的特殊群演,虽然在体型上有了要求,但工资也没有保证,有活就能拿钱,唯一不同的就是工资要高一些。

其次就是一些台词、镜头多的群演,这就需要自身具备一定的外形、能力,这种特约演员一天能有几千不等的收入。

但绝大多数都是基础的群演,长期混迹在这样的地方,渐渐地也就和生活脱轨了,不然你根本就找不到工作,而且也不需要你有人脉、背景, 甚至都不用动脑子,一时之间倒成了懒人的天堂。

要知道,演员可并没有那么好当,那些明星还经常在节目中抱怨拍戏多么艰苦,但起码他们有钱可赚,完全可以想象群演有多么的辛苦,而且不仅没啥钱,还需要比知名演员付出更多的东西。

而且在剧组中,伙食也是有等级划分的,虽然保障了吃饭,但坐在路边吃着快餐,人生的疾苦也就如此了吧!

网上有的演员称自己三个月都没接到一部戏,好不容易接到了一部,也才赚了90块钱,简直不如大城市里的乞丐赚钱。

为什么仍旧有那么多人奔着横店的基础演员而来呢?关键是不需要动脑,也不需要多大的学历,只要肯吃苦就有上镜的机会,反倒成了懒人最向往的地方。

光棍的乐园:为了追逐一个梦,只能抛弃世俗的一切

从草根逆袭出来一个王宝强,让无数的群演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甚至到了三四十岁还没有结婚,抛弃了世俗的一切,只为追寻一个明星梦。

虽说群演中也有男有女,可对于那些女群演来讲,她们根本就看不上做同样职业的男群演,毕竟这是一个没有未来的职业,如果两个人都沉浸在所谓的梦中,未来的生活自然没办法得到保障。

女群演期待着能够脱颖而出的同时,找到一个有优势的伴侣,也算是还有着奔头,而男群演渴望的亦是一个明星梦,却失去了找到伴侣的机会,因为没有人愿意和一个群演结婚。

更何况,大多数女群演也形象气质出类拔萃,完全不会考虑毫无条件的男性群演,不愿意再他们身上蹉跎岁月。

渐渐地,横店成为了很多光棍的乐园,觉得在追逐梦的同时,还能找一个形象好的女群演,可事实却是人家根本就不会考虑和群演在一起,抛弃了一切之后,最终或许什么都不会留下,剩下的只是遗憾!

疯子的天堂: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疯疯癫癫

在横店的群演中,大家都在互相攀比和骄傲,觉得自己今天演了谁,明天又要演谁,仿佛只要不是演自己,生活就非常的幸福和美好。

实际上,这些人已经沉浸在了自我的世界里,整天疯疯癫癫的,被人拿来当成笑柄。

理想是丰满的,可现实却非常的残酷,而这些人却把理想和现实搞混了,甚至沉浸在了疯子的天堂之中无法自拔。

要知道,表演也是一种专业,何况“术业有专攻”,什么都没有学过却渴望成为明星,显然是一种梦幻的想法,完全做不到著名演员的演技,又怎么可能会被大众所接受呢?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都说,人生如戏,可“戏”真的是人生吗?

当然不是,横店的群演一直沉浸在所谓的戏中,逐渐地迷失了自我,尝尽了人生的疾苦,但到最后很可能还是老样子,逐渐被新来的演员所取代,而自己所幻想的梦,也终将在某个时刻彻底破灭。

可是,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又该怎么体现呢?难道就该是在所谓的群演中蹉跎与沉醉吗?这显然并不是你活着的意义。

每个人都有追逐梦的权利,但前提是你要让自己具备这样的能力,而不是盲目地去追寻,最终却倒在了追求的路上,即便是这样却仍旧默默无为,这显然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作者:piikee | 分类:游戏攻略 | 浏览:28 | 评论:0